「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小球時代

44

在馬刺長盛不衰的漫長歲月裡,有一位長生不老的人物,那就是蒂姆·鄧肯,在鄧肯當年成就“石佛”形象的時候,他的身旁有一個堅強的後盾也是他的導師——“海軍上校”大衛·羅賓遜,當年的內線雙塔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而自從大衛羅賓遜退役之後,馬刺就進入了“GDP”時代,他們的內線似乎就一直是鄧肯在獨當一面了,當然他也確實有能力撐起馬刺的內線。雖然鄧肯的身邊始終不會缺乏有經驗的內線球員,但他們似乎僅僅只是鄧肯的助手。

馬刺在老去,鄧肯也最終退役。老奸巨猾、老謀深算的馬刺似乎在2007年後不再以“老”作為自己的優點了,“老”的缺點正在不斷增多。

隨著整個聯盟又從場均80分的時代回到100分的時代,波波維奇和他的團隊們明白,必須要在崩潰前找出新的辦法了,那就是為鄧肯重新配備一位內線強人,讓馬刺的內線得以代代相傳。

2009年,人們曾把這一年戲稱為1973年搬到聖安東尼奧的馬刺隊的本命年,這一年也被認為是馬刺隊的一道坎,因為2003、2005、2007年連續奪冠的馬刺在那一年丟失了冠軍。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而在選秀大會上馬刺選中了美式橄欖球聖地匹茲堡大學的德胡安·布萊爾(DeJuan Blair)被認為是球隊重建的一個契機。

“我覺得現在的歸宿非常完美。那些沒有選我的球隊,我會讓你們後悔的,我支持馬刺,我已經等不及去聖城了。”布菜爾對於自己能夠加盟馬刺非常滿意。因為他自己也很明白作為一名內線球員,如果能夠得到鄧肯的真傳,那將是受益匪淺的。

馬刺之所以慧眼相中布萊爾,主要是由於他德胡安·布萊爾高中時期就星光四射,在Schenley高中他累計得到1563分,幫助球隊創造了103勝16負的紀錄。更是多次當選匹茲堡市最佳聯賽球員

在大學時代的出色發揮讓布萊爾得到了不少球探的關注。大一的時候,他就入選了全美最佳新秀陣容,當選大東聯盟年度最佳新秀。成為校史上第一個單季拿到400分以及300個籃板的大一球員。隨後的大二賽季,他又當選了大東聯盟年度最佳球員,195個進攻籃板排在了全美第1位。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2009年NBA選秀,德胡安·布萊爾在次輪總第37順位被聖安東尼奧馬刺隊選中,在進入馬刺這個團隊之後,布萊爾很快明白了球隊需要他的原因,就是輔助鄧肯並且能夠在內線增添一個火力點。

他沒有讓馬刺高層失望,他的處子秀就拿下了14分、11個籃板的“兩雙”數據,作為一位第二輪新秀,實屬奇蹟。很快,在職業生涯第7場與小牛隊的比賽中,布萊爾就取得了先發的地位。

2010年1月14日,在馬刺109-108險勝雷霆的比賽中,德胡安·布萊爾狂砍得到28分、21籃板(10個前場板)、2次抄截和2次封蓋,創職業生涯單場得分、籃板新高,並成為NBA歷史上自1997年的蒂姆·鄧肯之後,首位單場得到雙20的新秀球員。同時布萊爾還入選了2009-10賽季最佳新秀陣容第二陣容。

馬刺正在有意將他培養成鄧肯的接班人,接過馬刺內線的大旗。不經意間,馬刺開始為重建磨刺了。

大屁股有大作為。“我是個胖子,而這就是我用來對付那些高個子傢伙的方法,用我的力量和身體。”2.01米、120公斤的德胡安·布萊爾並不是傳統的內線球員。但他矮胖的身材卻在當時的聯盟中屬於流行,保羅米爾薩普、格倫·戴維斯等人當時都在聯盟中大紅大紫。

雖然身高上有所欠缺,但是布萊爾的臂長足夠讓他在內線擁有自己的空間,他可以輕鬆地接到那些難度很大的傳球。當他想讓自己面對傳球路線時,也可以利用強壯的身體把防守隊員卡在身後。

擁有極佳體力的布萊爾常常像怪獸一樣在對方的籃下肆虐,在低位他可以做到活動範圍很大,這對於當時略顯老邁即將退役的鄧肯來說是一個極佳的補充。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面對籃筐時,他擁有多種得分手段,他柔和的手感加上強壯的身體就是最佳的組合。正因為如此他在前場籃板的控制上也有著獨到之處,首先他的臂長依舊是資本,其次他的大屁股就在這時發揮了頂人的作用。

硬朗的球風對於馬刺這樣一支球隊來說是必需的。布萊爾在隊中與老大哥們的關係也是非常好的,布萊爾接受采訪曾說:“我一直很尊重球隊的戰術傳統,雖然有時會感覺沒有盡情發揮,但是很高興能幫助球隊獲得最後的勝利,這才是最重要的。”

對於球隊的訓練師,布萊爾更是感恩不盡:“訓練師每天對我的膝蓋保護非常好,我會做很多相關的訓練,只要我努力訓練,膝蓋不會出太大問題的。”

原來,這位內線怪物雙膝缺少十字韌帶,這恐怕將會是這位新星職業生涯永遠的隱患之在中鋒和大前鋒的位置上,布萊爾可以飄忽不定,他的觀察能力幫助他在籃板上擁有特殊的天賦,雖然他的得分並不多,但他依舊可以以犀利的進攻籃板刺穿對手的防守。

“我仍然可以在三秒區內乾掉別人,我的身體已經充電完畢了,我感到非常棒。”布萊爾對於自己也非常自信。

說起這位愛將,馬刺當時的整個團隊非常喜愛他,波波維奇難掩溢美之辭:“他給我們球隊帶來了活力,雖然在背筐進攻和罰球上還有些問題,但是他在防守時的能力以​​及對於籃板的控制都將帶給我們球隊希望。”隊友托尼·帕克也對新寵兒非常照顧,他說:“布萊爾似乎與蒂姆不同,他並不是那種正統的內線球員,但他的確能在進攻時為我們拿到更多的籃板。”

在這樣一支正統的馬刺隊中出現了一位並不那麼正統的怪才,布萊爾被認為是將會開闢馬刺的一個新時代了,作為馬刺隊精心培養的年輕球員,當時並沒有人相信他會很快離開馬刺,更多球迷認為他將會成為馬刺隊中獨門的利器。

近二十多年來,馬刺始終高舉防守大旗。波波維奇也曾和GDP這幫老傢伙們靈機一動,做出了讓對手猝不及防的變化,那就是舉起了進攻大旗。作為一支老將居多的球隊做出這麼巨大的改變確實讓人驚奇。

而這些變化很大一部分也是由於布萊爾的到來,布萊爾給馬刺隊的進攻帶來了一針強心劑。之前平穩得讓人覺得古板的馬刺在2010賽季也是非常有銳氣,那個賽季鄧肯在德胡安·布萊爾及曼努·吉諾比利等人的引導下也逐漸“動”了起來,整支球隊的速度得到了明顯的提升。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布萊爾在波波維奇全新體系中有了更多發揮的空間,2010賽季,布萊爾先發65場,場均8.3分和7.0個籃板的數據都比之前賽季更上一層樓。

賽季布萊爾更是有超過15次“兩雙”的數據,而他的數據也顯示出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雖然布萊爾的得分並不那麼突出,但是他的籃板的確給馬刺在攻防兩端都創造出了更多的機會,他在內線為鄧肯分擔了許多過去需要鄧肯獨挑的大樑。

在鄧肯狀態低迷的時刻,布萊爾成為了馬刺內線最不可或缺的人物,在不經意間,他似乎完成了與鄧肯的新老交替,就同當年的羅賓遜與鄧肯一樣。樣的陣容,不一樣的成績。

不能說布萊爾就是馬刺衰老的救星,但布萊爾確實給馬刺帶來了新的動力,在他的帶動下,馬刺甚至是那個賽季拿下了61勝的西部第一戰績,重新成為了總冠軍的主要爭奪者之一了。高舉進攻大旗的馬刺依舊可以有堅如磐石的穩定發揮。

布萊爾當時的表現甚至受到了太陽、國王等隊的青睞,不過那是他只想抓住馬刺輝煌的尾巴去創造新時代的輝煌,從而一躍成為真正的鄧肯第二,甚至是超越鄧肯的人物。

與鄧肯不同,布萊爾的臉上始終擁有一股殺氣,他對於勝利的渴望以及對於對手的震撼力常在臉上浮現。馬刺有心的磨刺見到了成果,布萊爾真正成為了球隊銳利的武器,他沒有讓馬刺的球迷和高層失望,這位第二輪的新秀展現出了成為聯盟一流球員的潛質。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鋒芒畢露,他用場上的表現證明著自己的實力,他用自己怪異的身材和怪異的數據開闢一塊屬於自己的領地,他的背後是馬刺堅強的後盾和期許的眼光。馬刺密製的獨門怪刺已經開始展現威力,永遠黑白的馬刺擁有了鋒利的新武器,布萊爾讓馬刺重新在聯盟中確立了自己的地位。

不過隨著聯盟打法的更迭,恰好與小球崛起的風潮重合。德胡安·布萊爾這樣的內線苦工藍領,卻失去了生存根本。最終的消失也不奇怪,NBA整體速度提升,攻守形態出現巨變,布萊爾並沒有為進攻拉開空間的能力,換防又會被無限針對。

這也是最終馬刺放棄他的原因,當然在離開馬刺後,布萊爾也沒有能獲得成功,並最終被聯盟拋棄!

「獨門怪刺」布萊爾曾是鄧肯的“接班人”,卻消失於時代更迭中

大時代的變遷,其實更加影響天賦排不到金字塔尖的籃球小人物。儘管馬刺有心培養,即使是二輪秀出身的球員,球隊也不再希望他們是否單一功能突出的特型球員。攻防的功能性多否,才是關鍵。

馬刺進入新的時代,布萊爾,卻沒有成功,也是非常可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