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友回憶喬丹佚事:超市為他延遲關門,警察給他鳴笛開道

14
1997-98賽季加盟公牛時,斯科特·伯雷爾(1993年首輪第20順位被黃蜂選中)已經26歲了。那時候的他雖然實力不足以勝任首發位置,但在幾年生涯裡,也曾和許多大牌球星共事,包括拉里·約翰遜、肯尼·安德森和格倫·萊斯。

不過來到芝加哥後,伯雷爾很快意識到生活與此前大不相同。在參加完首次訓練營,他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在夏洛特的時候,我們全隊只有一個保安。”伯雷爾說,“但在芝加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保鏢。因為球隊擁有如此多的超級球星,出門打比賽就像搖滾樂隊演出一樣,場面之大讓你不得不格外注意安全。對我這樣的年輕球員來說,這是一次相當豐富的經歷。”

外界稱之為,邁克爾·喬丹的經歷。

隊友回憶喬丹佚事:超市為他延遲關門,警察給他鳴笛開道

20世紀90年代,喬丹已經幫助公牛成為體育界最具吸引力的球隊。對於公牛隊內一些不太知名的球員來說,這是額外的職業獎勵,讓他們有幸成為到這一偉大過程中的一部分。

“那是我們一生最美妙的時光。”

布拉德·塞勒斯是來自俄亥俄州沃倫斯維爾高地的24歲球員,他在1986年選秀大會上被公牛在首輪第9順位選中。那時候的喬丹已經是聯盟冉冉升起的新星了,並且剛剛贏得1985年最佳新秀,新推出的球鞋在前12個月內的銷售收入超過1億美元。

“我來自俄亥俄州的一個小鎮,邁克爾來自北卡羅萊納州的一個小鎮,後來加入的斯科蒂來自阿肯色州的一個小鎮。”塞勒斯說,“我們都是很普通的鄉下男孩,什麼都不知道。”

隨著公牛的崛起,以及邁克爾·喬丹迅速成為聯盟最具標誌性人物,這些普通的鄉下男孩,開始在芝加哥的夜總會和高級餐廳裡贏得VIP的地位。

“是的,這種感覺很特別。一群住在芝加哥的20歲年輕人,立刻搖身一變成明星,太酷了。”塞勒斯說,他為公牛效力了三個賽季,也曾擔任沃倫斯維爾高地的市長,“我不想透露其中的任何細節,但那是我們一生中最美妙的時光。”

隊友回憶喬丹佚事:超市為他延遲關門,警察給他鳴笛開道

很大程度上,像斯科特·伯雷爾和布拉德·塞勒斯這些普通的公牛球員,能夠享受到如此高的禮遇,完全得益於喬丹如日中天的聲望。不過,正如周日播放的《最後一舞》所詳述的那樣,隨著名氣越來越大,這種關注很快成為喬丹的麻煩。

“你在前幾集看到MJ在洗衣服,那是當時不出名的喬丹,那是他在鄉下的一面,就像一個普通的男人生活一樣。”賽勒斯說,“但隨後他在籃球領域越來越強大,以至於到了出門就能被認出來的地步,他也就不再是那個鄉下的孩子了。我記得有一天我對他說,’嘿,喬丹,你今天怎麼吃的? ‘他告訴我,他會在超市關門前15分鐘打電話給Jewel Osco(一家連鎖超市),讓對方知道他要來購物了,這樣他們就像會晚點開門。”

喬丹會慷慨地給超市工作人員小費,讓他們加班。

“那時候他的薪水不是一年3000萬美元,只是新秀合同而已,大概也就100萬美元左右。”塞勒斯說,“不過這也不是小數目了,所以他一直都很慷慨。”

喬丹的隊友們也因為他在這座城市中受益。

隊友回憶喬丹佚事:超市為他延遲關門,警察給他鳴笛開道

為了確保喬丹在比賽前順利進入球館,警察們不得不護送他到達目的地。回憶起以往比賽的日子,賽勒斯總是充滿微笑。他說,“我們會特意走邁克爾家附近的那條公路,因為那段路絕對不會發生擁堵現象。你知道的,因為邁克爾上車後,騎警會亮燈鳴笛開路,領著他前往聯合中心,而我的雪佛蘭會開在他的雪佛蘭後面,這樣就一路暢通無阻了。”

伯雷爾也有過類似的經歷,他要搭乘飛機去客場比賽,但由於下雪路面濕滑,他被堵在去機場的路上了。

“我當時急得都出汗了,飛機還有一個小時就要起飛了,我很擔心自己趕不上,所以就打電話給盧克·朗利求助,但是他的車也被堵得動彈不得。”伯雷爾說,“下面發生的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在交通幾經癱瘓之際,一個警察竟然來到我們的跟前,指揮過往車輛有序疏通,將我們解救了出來。當然了,他並非是為了我們,而是為了邁克爾·喬丹。”

伯雷爾在《最後一舞》第4集結尾有一個難忘的場景,喬丹稱他為“小丹尼斯·羅德曼”。

“我和邁克爾之間有著深厚的友誼,我倆在一起的時候經常開玩笑。有一次邁克爾說我沒有去參加派對,而是單獨一個人出去幹什麼神秘的事情了。”伯雷爾說,“哈哈哈,這件事我很久以前就告訴父母了,他們早已見怪不怪。”

同時笑的還有伯雷爾的妻子,紐約體育主播吉恩·科克利。

“人們一直在問我妻子的想法,我們對此一笑置之。”伯雷爾說,如果我妻子對我22歲時做的事情有意見,那我們可能就成不了夫妻了。”

伯雷爾不止一次表示,在芝加哥的一年,是他職業生涯中最精彩的一個賽季。

“迄今為止,公牛是我效力過的最有天賦、最有專注力的球隊,”伯雷爾說,“因為我在那裡每天都能看到一個了不起的傢伙。”

當然,邁克爾·喬丹也在考驗著他的隊友。

隊友回憶喬丹佚事:超市為他延遲關門,警察給他鳴笛開道

現任俄亥俄州盧爾德大學的主教練丹尼斯·霍普森,在27歲時加入公牛隊,並成為1990-91賽季總冠軍中的一員。他說,“你會遇到一些球員,他們並不總是把自己的領導力當回事,但邁克爾會確保每個人都忠於籃球,全神貫注,一絲不苟。邁克爾肩負著贏得總冠軍的使命,他會來找你,確保他身邊有合適的隊友來幫助他完成這項任務。”

塞勒斯回憶到,每次他們前往客場打比賽時,總是能看到喬丹在路邊書店裡瀏覽一些期刊。

“他翻遍手邊的每一份報紙和雜誌,只是想找到在球場上噴垃圾話的素材。”塞勒斯說,“他對信息和知識貪得無厭,期望能在其中尋找一些動力。如果書店老闆問他在書中發現了什麼,他會回答說,發現了用來對付敵人的武器,所有人都在他的射擊瞄準鏡裡。”

甚至是隊友。即將在5月10日上映的《最後一舞》劇集中,讓人想起發生在1995年的公牛內戰,當時喬丹打了史蒂夫·科爾的臉。

在1990-91賽季短暫的公牛生涯中,雖然霍普森沒有看到類似的事情,但他確實說每個人都受到了喬丹的考驗。

“邁克爾總是在考驗你,總是想看看你有多堅強,你是否會放棄他給你的東西。”霍普森說,“儘管他給你製造了困難,但你不能退縮。如果你這樣做了,那麼你就會失去他的尊重。”

1997年,在喬丹公牛生涯的最後一個賽季裡,伯雷爾在一次訓練中發現了這一點。

“邁克爾有一天來找我,對我說:’嗨,斯科特·伯雷爾’。當一個隊友叫我全名的時候,這說明他對我有意見,我意識到自己有麻煩了。 ”現在是南康涅狄格州立大學主教練的伯雷爾說,“他說,’你覺得你來這裡很好嗎?現在你不必一年只面對我四五次,現在你必須每天都面對我。’我想,’哦,伙計。這讓我很緊張。”

當被問到之前效力黃蜂時,是否曾和喬丹談過話,伯雷爾的回答十分嚴肅。

“哦,不,不,不。”伯雷爾說,“作為對手,你真的不想看他一眼,因為那樣他可能會解讀出一些讓他發火的東西,這會惹到他的。”

隊友回憶喬丹佚事:超市為他延遲關門,警察給他鳴笛開道

伯雷爾回憶起一些對手惹怒喬丹的場景,其中一個是76人的球員,他曾經在1997年的季前賽中對喬丹說了垃圾話,那時候喬丹的腳趾剛剛做完手術沒幾天。

“傷病影響到了喬丹,他整場打得都很掙扎,這讓費城的那個球員得逞了。”伯雷爾說,然後邁克爾走過去對他說,’你穿著我的鞋,為什麼還要對我說話呢?’”

“還有一次是在丹佛,有個球員說喬丹老了,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飛人了。”伯雷爾補充道,“這徹底惹怒了喬丹。”

值得一提的是,伯雷爾是為數不多的幾位在訓練結束後想和喬丹一對一單挑的公牛球員,而且戰績挺不錯的。在一次隊內鬥牛比賽里,喬丹和伯雷爾打了7-6,但伯雷爾堅持要再打一局,結果被喬丹拒絕了。

當伯雷爾問為什麼時,喬丹凶狠地回答道,“如果你贏的話,你可以告訴所有人,你所有的朋友、家人和親戚,你打敗了邁克爾·喬丹?如果我贏了,我該怎麼對我的家人說?’我打敗了斯科特·伯雷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