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不怕!他曾挑釁詹皇嘲諷布克怒噴杜蘭特!太陽爭冠就靠這股狠勁

223

太陽同湖人的季後賽首輪第6場,當太陽鎖定勝局,克勞德在場上跳起了舞,他也因此被驅逐離場。賽後,克勞德還特意更新社交媒體,發了自己跳舞的照片並配了“當兔子拿起槍時,那可一點都不好玩!還差12場勝利”的文案。

克勞德這一系列騷操作,針對的全是湖人球星勒布朗-詹姆斯。

系列賽第3場,湖人第四節鎖定勝局時,詹姆斯面對克勞德秀背身單打,令湖人替補席陷入瘋狂。整個系列賽兩人肢體衝撞非常多,贏球、晉級後,克勞德自然有資本囂張一把。至於克勞德所配的文案,內容其實引申於詹姆斯5月份所發的那條推特,內容是“一切都是玩鬧和遊戲,直到兔子拿起槍。”

這就是克勞德,好勝心強、有仇必報是他的標籤。可能在很多人看來,克勞德是個心胸狹窄的人,可那些了解克勞德的人卻不認同這種觀點。

“克勞德可會任人宰割,受人欺負,”曾在塞爾提克跟克勞德做過隊友的以賽亞湯瑪斯說。

克勞德為人耿直,他不會在乎對方的名氣有多大,這些年來他因為太耿直得罪的球星著實不少。除了詹姆斯,克勞德得罪的球星包括但不限於科比-布萊恩特、德文-布克、凱文-杜蘭特。

克勞德生涯初期效力於獨行俠,有一次,在獨行俠主場同湖人的比賽前,克勞德跟著獨行俠球員發展教練麥克-普羅科皮奧在獨行俠訓練館訓練。按照原定的時間安排,科比會在克勞德訓練結束後再進場,但科比卻提前溜進了場。科比跟普羅科皮奧是老相識,普羅科皮奧曾是科比的私人視頻分析教練,兩人私交甚篤。

老熟人見面肯定要打招呼、交談,克勞德又是科比球迷,按理說他不會介意中斷訓練,讓普羅科皮奧跟科比寒暄一番,自己也順便過一把追星癮。可是,克勞德非但自己不追星,還阻止普羅科皮奧跟科比寒暄,他要求普羅科皮奧繼續陪他訓練。

“這就是克勞德,”普羅科皮奧說道,“他極度自信,好勝心也極強,他那種好勝心彷彿要讓撞沉泰坦尼克號的冰山看上去只是像是一片雪花。”

2014-15賽季中期,克勞德被獨行俠送到塞爾提克。克勞德加盟塞爾提克後,塞爾提克在前8場比賽輸了7場,當時有一些文章認為塞爾提克應該擺爛。克勞德甚至還沒在塞爾提克站穩腳跟,但他卻在一次訓練後站在全隊面前質問,塞爾提克是否真的打算故意輸球提高選秀順位。

以克勞德的江湖地位、在隊裡的資歷,他肯定沒資格質問全隊,但布拉德-史蒂文斯非常欣賞克勞德的勇氣、好勝心,他很欣慰球隊還有人如此在乎勝利。

2016年夏天,效力於塞爾提克的克勞德跟其他核心一起招募杜蘭特加盟,杜蘭特認為塞爾提克對他的招募誠意十足,但他依然拒絕了塞爾提克。杜蘭特有權決定去向,但克勞德卻對他的選擇很不滿,他表示:“我們不應該在招募會上把所有的戰術計劃告訴杜蘭特,他加盟勇士就彷佛打了我們的臉一巴掌。”

2017年3月,布克面對塞爾提克狂轟70分。賽後,太陽眾將聚集在布克身邊,布克手裡拿著一張寫有數字“70”的紙張與隊友合影留念。要知道,那場比賽太陽是輸球的一方,對於太陽在比賽中幫布克刷分、賽後慶祝的行為,克勞德非常不滿。賽後,克勞德罕見拒絕接受采訪,他還跑到社交媒體上嘲諷布克稱,沒見過有人輸球後還那麼開心。

兩天後,克勞德還沒讓這件事翻篇,在接受采訪時他承認,他覺得太陽的行為舉止太奇怪了。

加盟熱火後,克勞德跟大學時代的隊友吉米-巴特勒再聚首。在訓練中,兩人互噴垃圾話算是基本操作,全隊訓練結束後兩人還會進行30分鐘到60分鐘的單挑。據目擊者透露,兩人單挑時互噴的垃圾話已經算得上是帶有人身攻擊色彩的髒話,聽者可能會感覺很不舒服。但是,熱火其他成員沒覺得有什麼問題,他們反而欣賞克勞德帶來的激情和競爭。

以上這些,全都是關於克勞德好勝心的小故事。如果你是涉及其中的這些大牌球星的球迷,你可能會對克勞德心生厭惡。但是,從克勞德的角度,如果克勞德沒有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氣質,他根本不可能進入NBA,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績。

克勞德出生於一個體育世家,他的兄弟姐妹活躍在不同的運動項目,他的父親科里-克勞德有過2年NBA經歷,後來在歐洲有過一段職業生涯。克勞德高中畢業時,壓根沒幾所大學招募他,NCAA一級聯賽的球隊對他沒什麼興趣。不得已,克勞德去了南喬治亞理工學院,這是一所專科院校,根本就沒資格打NCAA一級聯賽。

大一賽季,克勞德帶領南喬治亞理工學院隊史首次進入到NJCAA(美國專科院校運動會)全國錦標賽,他當選為了NJCAA年度最佳球員。但是,NJCAA的影響力根本無法跟NCAA相媲美,沒幾個人關注這項低級別賽事。為了有機會得到更多關注度衝擊NBA,克勞德在大二賽季轉學到了另一所專科院校霍華德學院,這支球隊實力更強一些,他憑藉場均18.9分、9籃板帶領球隊奪得了NJCAA冠軍。之後,克勞德再次轉學,這一次他終於登上了NCAA的舞台,加盟了德韋恩-韋德的母校馬奎特大學。

2010-11賽季,克勞德在馬奎特大學還是巴特勒身邊的幫手。但2011-12賽季,隨著巴特勒登陸NBA,克勞德成了馬奎特大學核心,場均拿下17.5分外加8.4個籃板,他帶領球隊連續第2年進入甜蜜16強,他個人當選為了大東區年度最佳球員,還進入了美聯社全美最佳陣容二隊。

“大家在比賽中看到他展現出的那些,他每次訓練、每次錄像分析會都會展現,”克勞德在馬奎特大學時的教練巴茲-威廉姆斯說,“他希望訓練比實戰更困難。”

2012年,克勞德參加選秀在第34順位被騎士選中,隨後他被送到了獨行俠。雖然克勞德只是個二輪秀,雖然他的身邊有德克-諾維茨基、文斯-卡特、肖恩-馬里昂等老將,但他還是馬上在球隊站穩了腳跟,成為了場均打17分鐘的主要輪換球員。用克勞德的話說,他靠的無非就是“馬奎特DNA”,也就是對抗、防守。

克勞德靠防守、拼勁在NBA生存了下來,同時克勞德也明白,想要成為強隊不可或缺的拼圖,他還得提升三分投射能力,具備多功能性。2015年夏天,克勞德跟塞爾提克簽了5年價值3600萬美元的合同,之後克勞德的三分命中率開始提升,2015-16賽季克勞德三分命中率提升到33.6% ,2016-17賽季他投出了生涯新高的39.8%。

考慮到克勞德的作用、年薪,他算得上是聯盟性價比最高的角色球員之一。但為了換取凱里-歐文,塞爾提克還是將克勞德打包送到了騎士。之後的三年,克勞德一直在流浪,母親因癌症去世令克勞德非常痛苦,漂泊不定令他的三分變得很不穩定,他先後被送到了爵士、灰熊、熱火,成了一個流浪漢。

這就是克勞德這種角色球員的尷尬之處,當克勞德三分準星不高時,騎士和爵士都毫不猶豫放棄了他。當他表現足夠出色時,球隊會願意留下他,但他卻永遠不可能成為一支球隊的非賣品,機會出現他隨時可能被交易。以他的合同情況,他又可以被納入任何交易中用來配平薪金。

2019-20賽季中期,合同年的克勞德被送到了熱火。來到崇尚鐵血文化的熱火後,克勞德找到了家的感覺,這裡的文化與他的風格完美契合,常規賽他投出了44.5%的三分命中率,場均投中2.9個三分。季後賽他出戰了熱火全部21場比賽,投出了34.2%的三分命中率,場均投中2.6個三分。

同公鹿的系列賽,克勞德5場比賽三分球51投22中,他還承擔起了主防阿德托昆博的重任,表現不俗。休賽期,計劃為2021年夏天留出薪金空間的熱火想要留下克勞德,但卻不想給長約,他們希望用一份1年短約簽下克勞德。

克勞德這種極品角色球員不愁下家,森林狼招募過他,曾在爵士跟克勞德做過隊友的盧比奧出面遊說克勞德加盟森林狼。獨行俠也有興趣引進克勞德,太陽則是派出了保羅和布克一起招募克勞德,他們砸出了3年3000萬美元的全額中產特例。在接受太陽報價前,克勞德給了熱火一天時間考慮是否開出同樣的報價,但熱火選擇了拒絕。就這樣,克勞德去了菲尼克斯。

失去克勞德後,熱火本賽季側翼防守、三分投射都出了大問題,最終止步首輪。那些失去克勞德的球隊普遍跟熱火一樣,都在失去這樣一位悍將後追悔莫及。

據塞爾提克內部人士透露,他們在反思上賽季的失敗時認為,如果球隊有克勞德這樣的球員,他們的處境會好很多,不僅僅是場上表現,包括他們的精神面貌、更衣室氛圍都會好很多。

“不管克勞德去哪裡,他們都能贏球,這是對他的褒獎,”史蒂文斯說,“不管他處在怎樣的局面中,不管人們季前賽時覺得他們會有怎樣的表現,他的球隊總會贏。”

本賽季的太陽是克勞德加盟的最新受益者。克勞德常規賽場均投中2.5個三分,三分命中率38.9%。季後賽他則投出了36.3%的三分命中率,場均投中2.3個三分。在太陽的體系中,克勞德名義上是3D球員,負責投三分和防守,可實際上,他的作用遠不止於此。

西部決賽同快艇的第2場比賽,德安德烈-艾頓完成極限空接絕殺,為他送出恰到好處傳球的是克勞德。

當快艇利用換防、繞前阻止太陽給艾頓餵球,是克勞德一次次把球交到內線給艾頓。包括總決賽打公鹿,當保羅被包夾,是克勞德接應送出傳球找底角射手。簡單來說,克勞德的傳球被嚴重低估了。

防守端,克勞德能防至少3個位置,太陽季後賽之路上,克勞德防過詹姆斯、戴維斯、邁克爾-波特、阿隆-戈登、保羅-喬治、米德爾頓、阿德托昆博等球星。

總決賽第1場,克勞德8投0中只得到1分,但他的在場正負值是+19分。在比賽中,克勞德做了很多無形貢獻。比如關鍵時刻造阿德托昆博進攻犯規,布克感慨說:“那次造進攻犯規是比賽的重要時刻,他讓阿德托昆博心生猶豫,阿德托昆博知道他不可能每次都能攻破克勞德的防守。”

克勞德則說:“生涯早期我防過科比,我防過詹姆斯,這幫我明白了我在不得分時該如何影響比賽。”

或許,非太陽球迷會討厭克勞德,會覺得他是一個狂妄自大、心胸狹窄之人。首輪太陽打湖人時,還有一部分人認為克勞德打球骯髒。但是,克勞德這種類型的球員是每支球隊都渴望得到的,可能對手球隊會厭惡他,可他早就贏得了對手、隊友的尊重。

就像小湯瑪斯說的:

“他做所有髒活累活,他做各種其他球員不太願意做的工作,每個人都尊重他。”